利物浦传奇教练香克利有过这样一句名言:“足球无关生死,但足球高于生死。”

  经历过死亡的恐惧,才能更懂得生命的珍惜。对于一名足球运动员来说,经历过足以威胁到生命的磨难,恐怕很难再回到绿茵场,更不要说重返世界足坛的中心舞台了。

  他曾与死神擦肩而过,而如今,“爱神”重新归来,不仅加盟了英超豪门曼联,还再度代表丹麦队站上了大赛舞台。

  上届世界杯,埃里克森领衔的丹麦与后来的冠军法国队分在同一小组,在直接对话中不落下风,成功从法国队上抢走一分。而在1/8决赛中,他们又和后来的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正面对话,整体场面不分伯仲,最终仅在点球大战中遗憾败北。

  可以说,上届世界杯的丹麦虽然没有杀入8强,但整体表现有诸多可圈可点之处。其中,中场核心埃里克森的发挥不可忽视。重新踏上世界杯的舞台,“复活”的埃里克森仍然是中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他能否带领童话王国再续辉煌、甚至刷新国家队历史最好成绩?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毫无疑问,埃里克森是难得一见的足球天才,丹麦人为拥有他而自豪,他的天赋在年少时就已传遍五湖四海。

  1992年情人节那一天,埃里克森出生于丹麦的米泽尔法特。1992年是丹麦足球创造“童话”的一年,顶替南斯拉夫参加欧洲杯的他们贡献出足以载入足坛史册的优异发挥,最终拿到欧洲杯冠军,书写了神奇的“丹麦童线年欧洲杯的神勇发挥是埃里克森的足球启蒙,他早早就将劳德鲁普兄弟视为自己的偶像。埃里克森说道:“我从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踢球,尽管那时候我还打过一段时间的羽毛球,并且获得了一个赛事的冠军,但足球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一切。”

  来自五大联赛的一些豪门球队也开始对其产生浓厚兴趣,其中就包括了切尔西、 AC米兰以及巴塞罗那等队。埃里克森和好友法尔克一同接受了切尔西的试训邀请:“我为切尔西的U18踢了三场比赛,我看到了穆里尼奥和德罗巴在我身边走动,也看到了很多大牌球员聚在一起吃午餐。这一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有一些不现实,我感觉自己的第一步不能跨得太大。”后来,埃里克森又前往了巴萨接受试训,那一段旅途同样不好过。

  埃里克森和加泰罗尼亚联队踢了一场比赛:“我在一场比赛只触球了三次,几乎是追着球跑了90分钟,但从来没有能够拿到球权。我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我在训练中表现很好,但在比赛中却很糟糕。我觉得我自己肯定不会待在这里,或许是因为这里每个人都说西班牙语的原因。”

  唯一可行的似乎是AC米兰,埃里克森在米兰待了一个礼拜,那是一段还不错的回忆,埃里克森在训练中表现不错,米兰也愿意将他签下。但遗憾的是,欧登塞所提出的转会费要求实在太高, AC米兰无法为一个只有16岁的孩子支付这样的转会费,这笔交易最终只能告吹。

  2008年10月17日以100万欧元的转会费加盟了阿贾克斯,埃里克森和荷兰豪门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半的合约。2010年1月17日,他迎来了自己的荷甲首秀。

  2011~12赛季,他在各项赛事中为阿贾克斯出场44次,取得了8个进球,还有多达19次助攻。到了2012~13赛季,埃里克森更是迎来了他在阿贾克斯的全盛时期,这位丹麦国脚在各项赛事中代表球队出场46次,完成了13球22助攻的华丽数据。

  在多支球队的争抢中,来自英超的热刺笑到了最后。2013年8月31日,热刺官方宣布以1200万英镑的转会费签下埃里克森。

  2020年1月28日,埃里克森以2700万欧元的转会费加盟了意甲豪门国际米兰。从实际情况来看,埃里克森和国际米兰的结合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在孔蒂打造的352阵型中,埃里克森显得有一些挣扎。

  2020~21赛季开始后,埃里克森在国米的位置仍然动荡不安。孔蒂对于这位丹麦中场似乎不太感冒,他在联赛上半程有10场比赛没有出战,离队几乎已成定局。转机出现在下半赛季,和米兰的意大利杯1/4决赛让埃里克森的蓝黑生涯重获生机,他在比赛第88分钟替补上场,用一记美妙的任意球完成绝杀,也让自己的国米生涯重新燃起了希望。

  此后,埃里克森的战术地位明显提高。对阵贝内文托,埃里克森任意球造成对手乌龙;对阵那不勒斯,又是他的远射破门为国米扳平比分;对阵克罗托内,他在替补上场后仅仅用了4分钟就完成进球,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2021年6月12日,在2020欧洲杯小组赛丹麦对阵芬兰队的比赛第43分钟,埃里克森在一次接边线球时突然倒地昏厥。

  从画面可以看到,当埃里克森接球时,并没有和任何芬兰球员进行身体接触,却毫无征兆地脚步踉跄,随后倒地昏迷。

  当他昏迷后,扔出边线球的队友梅勒和附近的两名芬兰球员立刻上前查看情况,随后向主裁判摇动双手,示意发生了紧急情况。执法经验丰富的安东尼·泰勒见状果断吹停比赛,并且示意丹麦队的相关医护人员立刻进场。

  在抢救心脏疾病患者时,时间永远是最珍贵的。无论是主裁判还是球员都深知这一点,正是在他们的协力配合下,

  这3秒钟挽救了一位球星的生命,也向世人书写了一次堪称教科书式的紧急救援。

  医护人员的反应如此之快,是因为球场上已经出现了多次球员因心脏问题突然昏厥的案例。在2003年的联合会杯上,来自喀麦隆的球员马克·维维安·福便是其中的受害者。

  他在喀麦隆和哥伦比亚的比赛第72分钟时突然心脏病发昏倒在地,维维安·福被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享年29岁。

  队医跑到埃里克森身边后,立刻发现了他是因为心脏问题进入晕厥状态,随后对埃里克森进行了心肺复苏。

  但此时埃里克森的情况十分危急,简单的心肺复苏效果并不明显,队医立刻使用了一种名为自动体外除颤仪(AED)的先进技术。

  埃里克森昏厥后,主裁判安东尼·泰勒立刻吹停了比赛,在医护人员包围埃里克森之时,丹麦队的队长克亚尔也赶到了埃里克森身旁查看情况。与此同时,副队长小舒梅切尔则积极指挥其他队友埃里克森团团围住,一方面可以保证附近空气畅通,同时还能挡住直播镜头和媒体记者的长枪短炮,为埃里克森保留住隐私和尊严。

  当医护人员不断赶到场上,又是克亚尔指挥队友形成“包围圈”,让他们及时调整成一个“围墙”,不给外界留下任何镜头。

  观察到场边哭泣的埃里克森妻子时,克亚尔又及时对她进行了安慰,并且用自己宽厚的肩膀挡住了记者的镜头。毫无疑问,这一系列举动让埃里克森的家庭得以在公众面前保留了隐私。

  好在幸运女神站在了埃里克森的一边。由于抢救及时,埃里克森在球场上就已恢复意识,随后被戴上了氧气面罩,由担架抬下球场,送往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

  在埃里克森被抬出球场外的这一过程中,我们再一次见识到了众志成城所带来的感动。丹麦队的移动人墙始终将埃里克森紧紧包围,看台上的一名芬兰球迷特意丢下国旗,丹麦球员们随即利用这个国旗,成为了保护埃里克森隐私的一面盾牌。

  当埃里克森被抬出场外的那一刻,无论丹麦还是芬兰球迷,都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埃里克森活了过来,他在医院接受了更加系统性的治疗,也能够和身旁的人正常对话。意识清醒后,埃里克森第一时间和还在球场的队友们进行了视频电话,挂念比赛的他表示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影响到丹麦队的比赛。在他的要求下,欧足联、丹麦足协以及芬兰足协进行了简单讨论,随后决定在中断近两个小时后恢复比赛。

  是的,在生与死的较量中,足球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埃里克森能够逃出死神魔爪,一场输球倒也无足轻重了。

  埃里克森逃过了死神的魔爪,从这一点来看,他是幸运的。但他毕竟还只有29岁,正处于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但却可能因此面临退役,这对于他来说无疑又是极不幸运的。

  很明显,埃里克森不愿就此放弃自己的足球生涯。脱离了生命危险后,他还要走上与疾病搏斗的漫长道路。心脏问题从来就不是小事,对运动员来说更是如此。前有维维安“血的教训”,后又有巴萨前锋阿圭罗提前退役的案例,埃里克森想要复出绝非易事,更不要说恢复到那次晕厥前的巅峰状态了。

  首先,他在自己的身体里植入了ICD,中文名为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是预防心脏型猝死最为有效的治疗措施。

  从医学角度来看,ICD具有支持性起搏和抗心动过速起搏、低能量心脏转复和高能量除颤等作用,能够在短短几秒内识别出快速室性心律失常并且自动放电除颤,可以明显减少恶性室性心律失常的猝死发生率。

  这种除颤器在上个世纪70年代由美籍波兰裔医生Michel Mirowski博士发明,1980年首次成功应用于人体,近20年来逐渐在全世界普及。

  最新直播平台

  埃里克森并不是足坛中使用这项技术的独苗。早在2019年,阿贾克斯球员布林德在和瓦伦西亚的比赛中出现了短暂的眩晕症状,该年年底,俱乐部官方宣布布林德患有心肌炎。

  为了继续留在绿茵场,这位荷兰球星接受了ICD植入手术,并且成功在2020年的2月复出。

  不可否认,这项技术在某种情况下仍然有着进步的空间。比如说球员在运动时会产生一定的肌肉颤动,而肌肉颤动波会干扰到ICD,导致该设备在检测心率时错误判断为心律失常,从而出现误放电的情况。

  但整体而言,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进步,ICD在临床应用中的稳定性得到了越来越高的保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完全确保运动员回到赛场。

  在蓝黑军团的两个赛季间,埃里克森经历了枯坐替补席的无奈,也体验了替补上场拯救球队的狂喜。当然了,最终他也用自己的发挥赢回了尊重。若非突如其来的心脏问题,或许我们还能期待他在国米续写新篇章。

  在此背景下,埃里克森几乎注定无法在短时间内重回豪门,他只能寻找到一个合适的跳板,以此作为恢复实力的过渡。

  那时阿贾克斯的主教练正是如今曼联的主帅滕哈格,埃里克森的勤恳态度以及出色天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或许这也是“爱神”情定曼联的一大原因。

  功夫不负有心人,埃里克森虽然遭遇重挫,但仍然获得了一众球队的关注。权衡利弊之下,埃里克森在2022年的2月1日(也是英超转会期的最后一天),加盟了新军布伦特福德。

  坦白来讲,从意甲冠军到英超升班马,这样的落差对于很多球员来说都难以接受。但对于连鬼门关都走过一遭的埃里克森而言,能够重回赛场已是莫大幸福。只要可以登场,他就有机会重新向自己的巅峰攀登。

  回到熟悉的英超,埃里克森一方面努力融入球队的战术氛围,逐渐承担起作为中场核心的重任。另一方面,针对自身特殊的情况,埃里克森也接受了很多来自教练组的“私人定制”,比如说利用现代科技制定了许多训练和治疗的方案。当然了,作为一支丹麦球员众多的英超球队,布伦特福德的丹麦帮也为埃里克森的恢复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21~22赛季,埃里克森为布伦特福德出场11次(首发10次),迅速适应了英超的比赛节奏,并且成长为球队在中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他在当赛季取得了1球4助攻的数据,此外还有5次绝佳机会创造、场均2.7次关键传球(在同时期英超中仅次于德布劳内和厄德高)、场均48.6次传球、前场传球成功率也达到了72%。除此之外,埃里克森还拥有高达6.3次的场均夺回球权次数,这对于布伦特福德就地发动反击也有重要意义。

  埃里克森的到来让原本深陷保级泥沼的布伦特福德迅速提升了拿分效率,在他到来前,布伦特福德当赛季的场均得分只有0.7分。但自埃里克森出场以来,小蜜蜂场均得分数飙升至2.6分,最终提前数轮保级成功。

  布伦特福德的主帅弗兰克多次盛赞埃里克森:“他在场内外的表现都令人印象深刻。”

  2022年3月27日,在丹麦与荷兰的友谊赛中,埃里克森时隔287天后再次为丹麦国家队出场。仅仅两分钟后,这位丹麦球星在自己的首次触球中便取得了进球,他用一个闪击向世人宣告了自己的回归。

  “我在与所有参与测试的医生的第一次谈话内容便是,如果一切顺利,我的目标是参加世界杯,那是当时的目标。但事情就像想象的那样进行——我在3月份回到了绿茵场,此后参加了一些国家队比赛,我从没想过会这样,这太棒了。”

  2022年7月15日,曼联官方宣布埃里克森以自由身加盟球队,双方签订了一份直到2025年的合同。

  登陆老特拉福德,埃里克森延续了出色的发挥,不久后便当选了曼联队内的9月份最佳球员。

  如今,一个更大的舞台正朝埃里克森招手。世界杯的钟声已经敲响,继去年的欧洲杯后,埃里克森将再次代表丹麦国家队踏上大赛舞台。或许丹麦队的实力在高手如云的世界杯赛场上难以惹人注意,但只要有埃里克森在,他们仍然会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回忆起欧洲杯上那段痛苦的回忆,埃里克森对未来依旧充满希望:“我在欧洲杯期间所患的病,现在是我世界的一部分,仍然会有很多人在谈论。这将会是我永远带在身上的东西,